【靖苏ABO】一定是我的重生方式不对 八

天领一域自挂东南枝:

差点挖了个坑把自己给埋了……


于是上一章我删了最后一句,所以时间感上会有点变化。不认真看看不出来啦,对不对!【…


在这里谢谢大家的评论和小红心。很抱歉最近回复得比较少,总觉得一不小心就会剧透的样子……所以有些不敢回了。而如果只是回些“哈哈”或者“谢谢”好像又太敷衍了。所以在这里统一说一下。真的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正因为有大家的回复和小红心我才有码字的动力!每次更新看到留言,知道大家看文的感想真的非常愉快。有时也会给我许多启发。在这里谢谢各位看官们了!揖!


PS,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更新的我,有人不嫌弃,真的太开心了~~【揍!


 


前章链接:


一、二http://tianlingyiyu.lofter.com/post/1d78f701_8dc2077


http://tianlingyiyu.lofter.com/post/1d78f701_8eef483


http://tianlingyiyu.lofter.com/post/1d78f701_8f49f17


http://tianlingyiyu.lofter.com/post/1d78f701_8f7ff9e


http://tianlingyiyu.lofter.com/post/1d78f701_8fc6d5b


http://tianlingyiyu.lofter.com/post/1d78f701_902500f


=================


 



 


“我,是不会与自己的臣属结契的。你可明白?”


 


梅长苏突然想起了萧景琰的这句话。而刚才那一瞬间,坐在他对面的人分明神色骤变、动摇不定,让人无法错看。同时,也让他的心渐渐沉入了谷底。


 


他没想到自己一句话会对萧景琰造成这么大的影响。也从来没想到,有朝一日,会在曾经的好友脸上看到这样的表情。以至于在沉默蔓延许久之后,他才慢慢的反应过来,才慢慢的接受,自己看到的并不是错觉。


 


心中的感觉像是一团乱麻。先前的焦虑,之后的无名邪火,现在的失望与哀戚,在这一刻全都绞缠在了一起,叫他几乎喘不过气来。如果有可能,他真的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事在自己和萧景琰之间发生。因为这意味着,他们之间平和的君臣关系很可能会彻底终止。甚至,还会影响到重审赤焰旧案的最终目的。


 


萧景琰并不善于隐藏,他的言行举止相对于梅长苏这样的人来说,大多数时候都是不加掩饰的。但他毕竟已是一个年过而立、戎马多年的王爷。故而,在短时间的失控后,他很快便收敛好情绪,面色如常地坐在那里。只是一言不发地看着晃动的布帘,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梅长苏见他佯作镇定的样子,想到此事可能会有的后果。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他垂下目光,思索之后的应对之策。时而又看一眼萧景琰。已是渐渐有了打算。


 


一路上,两人再无交谈。


 


马车停在靖王府一处僻静的侧门。


 


下车后,萧景琰终于说了沉默以来的第一句话:“苏先生请。”


 


梅长苏一揖致谢,便跟随萧景琰进了门。两人一前一后穿过靖王府的庭院回廊,一路辗转,最后来到了书房中。


 


一踏入这间久违的房间,梅长苏忽然就生出一阵隔世之感。不由想起了曾在这里发生过的一幕幕情景。有年少时的轻狂相伴,也有历经风霜后的猜疑误会和相守同行。而如今,自己已是两世为人,故地重游。再想起这些,更是愈加教人怀念唏嘘。


 


萧景琰将披风解下交给侍从,一回头就看到梅长苏神色认真地打量着书房里的摆设。便随口道:“我这里简陋,还请苏先生不要见怪。”


 


梅长苏将目光从朱红铁弓上移开,面向萧景琰,语声如常道:“岂敢。苏某只是有些感慨,殿下这里除了必备物品,值钱的摆件就只有兵器,实在是不像一个皇子的书房。”


 


“哦?那苏先生认为一个皇子的书房,应该是什么样的?”萧景琰说着,伸手请梅长苏入席,自己则当先走到位子上坐下。


 


梅长苏却没有正面回答,而是道:“人的喜好、性情各有不同,皇子也一样,何必要顾虑他人看法?”说着,他也跟着盘坐到软席上,拢了拢身上的皮裘,语气既不疏离也不亲近,道:“殿下这样,很好。”


 


靖王府的侍从不时将茶水点心等东西送进来。萧景琰注意到梅长苏畏寒的小动作,又叫人去拿了一盆炭火。等到所有东西都摆好,侍从尽数退出,房门被牢牢关上,便只余下一室静默。


 


梅长苏等了片刻,见萧景琰没有要开口的打算。遂执起桌上茶盏,轻嗅了一下,说道:“殿下今日大费周章的找我过来,不会就打算这样一直不说话吧。”


 


萧景琰闻言,抬头看了他一眼。随后也拿起一杯茶,举在面前却没有喝。又沉默了片刻后,才道:“我请你来,是为今日兰园之事。苏先生向来精谋巧算。此次与友出游,故意闹得满城皆知,我想问问,这是为何?”


 


梅长苏听他这样说,却是不见丝毫意外或慌张,反而略微笑了一下,道:“殿下何以认为,苏某是故意的?”


 


萧景琰性子向来直接,不喜与人抬杠,听他问起,便也不绕弯子,将自己的想法一五一十地说了:“近来京中流言纷纷,你与那宁国侯府大公子更是首当其冲。这一点,先生自己必然也清楚。可既便如此,若想清净出游,办法依然多得很。以你们江湖帮派的能耐,随便乔装改扮一下,想来普通百姓就发现不了。然而,你却没有那么做,这岂非是故意?”


 


梅长苏轻轻颔首:“殿下说得好,还有吗?”


 


萧景琰也不与他计较,继续道:“还有,既然你们当时坐了马车,按理来说,百姓们也没什么容易发现。我想,应该是你事先在街道两边安排了人手进行煽动,才制造出后来被众人围堵的效果。”


 


梅长苏但笑不语。


 


“看来,苏先生这是默认了?”萧景琰见他如此表情,便又转回原来的话题道,“那么,我刚才的问题,你又如何作答?”


 


梅长苏轻叹一声,放下空了的茶盏,拿起小茶壶又斟了一杯:“殿下既已经洞察至此,又何必再来问我呢?”


 


萧景琰默然。过了一会儿,才放低声调缓缓说道:“你这般苦心谋划,无非是想借势。这兰园枯井藏尸,究竟指向何人?”


 


梅长苏却是答非所问:“滨州侵地案,指向何人?”


 


“你是说……”萧景琰脑中灵光一闪,却又无法确定,将目光投向面前的谋士。


 


梅长苏便将兰园藏尸案的原委大略告知。萧景琰听完,又问了几个问题,梅长苏都一一作答。最后,梅长苏执起茶盏,轻嗅慢饮一番,方语声淡淡道:“如今殿下实力尚弱,这朝中局势,还是要保持平衡为好。”


 


话说到这里,萧景琰已经完全明白了。虽然他仍不清楚梅长苏是如何得知枯井藏尸之事,但出于对其智计才学的敬重,这些细枝末节他便没有再行追问。


 


至此,关于这个问题的讨论算是告一段落了。


 


梅长苏见萧景琰没有其他疑问了,于是放下手中茶盏,改坐为跪,揖手齐眉,朗声道:“今日之事未能提前知会殿下,是苏某的失职。还请殿下原谅。”


 


见他突然行如此大礼,萧景琰赶紧起身上前相扶:“苏先生快请起,此事我并未在意,你不必如此。”


 


梅长苏顺势站起,一抬头,眼底映入的便是萧景琰毫不作伪的真诚表情,不由得心中喟叹。


 


上一世,他在兰园之事的安排上略有不同,但也并非没有破绽。只是当时的萧景琰对他的谋士身份尚有厌恶。即便看出问题,也不会像这样当面质询。而等到事成之后,即便他不说对方都已心知肚明,也就失去了知会的必要。


 


然而时过境迁,况且隔世。今日的情形已与往日有所不同,有些姿态他就不得不做了。


 


萧景琰将人扶起后,就立即退开,见梅长苏依然一副低眉顺首的样子,便又无奈解释道:“我刚才之所以问这么多,只是想知道事情的原委。并非信是不过你。还请苏先生不要误会。”


 


梅长苏听罢,又是一揖,口称:“多谢殿下。”然后,方才举目平视,回复如常。


 


两人一番互请之后,再次坐回软席上。


 


一旁小火炉上的铜壶中已然响起连珠声。梅长苏拎起铜把,将滚水注入茶壶。略等片刻,斟出两杯,用其中一杯换下了对面席上已经冷掉的茶盏。等到做完这些,才定神看向萧景琰道:“殿下今日,可还有想问之事?”


 


萧景琰见他看过来,便也本能地回看过去,两人不经意间眼神相遇。


 


许是正事说完的关系,先前尚能镇定应对的靖王殿下,这次却没能坚持多久就逃也似地移开了目光,口中呐呐道:“没有了。”


 


而梅长苏却像是没有发现他的反常表现一样,语气如常道:“那么苏某也有几件事想要与殿下商议,不知可否?”


 


这片刻的功夫,已经足够萧景琰收敛情绪。只是他面上虽已看不出什么,眼睛却仍旧不敢直视梅长苏。堪堪才将视线定在对方的裘领上,伸手作请道:“苏先生请讲。”


 


梅长苏颔首,便将今后的计划捡重点说了一说。包括以后苏宅的位置和密道之事也一并告知。


 


萧景琰听后脸色有些微妙,但还是欣然同意了。


 


一直到梅长苏说到佯助誉王之事,萧景琰的反应却一下子激烈起来,大声反对道:“这怎么行?誉王他可是对你……不行,我不同意!”


 


梅长苏微微皱眉,他担心的就是这种情形。一旦萧景琰对他动了心思,就会在很多事上平添出阻碍,进而干扰到事情的发展。


 


但是,萧景琰的脾气秉性他是知道的。自己若真的放任不理、一意孤行,恐怕最后只会落得两败俱伤。


 


所以为今之计,只有先让萧景琰认同了自己的计划,才有让事情顺利进行下去的可能。


 


想到此处,梅长苏心中不由暗恨,自己为何会是天市。如果他是太微或者普通人,那就不会有这么多的麻烦。上苍与他开的这个玩笑太大了。仅仅是这一个变数,就可能将他所有的优势都消耗殆尽。如果真有一日到了那种地步,那自己重生,究竟还有什么意义?


 


梅长苏闭了闭眼,强迫自己将那些无用的消极想法都赶出了脑海。然后他整理了一下思绪,在心中盘算了一下说辞。等到再次面向萧景琰时,眼底已是一片清明。稳声道:“殿下,请听我一言……”


 


然而,就在他的话音刚落时,门外却突然传来了列战英的声音:“你们几个!蹲在这里干什么?”


 


紧接着,又是几个重物跌倒的声音,以及一连串飞快远去的脚步声。


 


 


 


 

评论
热度(578)
© 一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