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本,马达友情向】逆转狗牌2 (RPS,不喜慎入)

卧槽这简直太他妈的精彩了啊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红红火火恍恍惚惚恍恍惚惚恍恍惚惚恍恍惚惚恍恍惚惚恍恍惚惚恍恍惚惚恍恍惚惚恍恍惚惚恍恍惚惚恍恍惚惚恍恍惚惚恍恍惚惚恍恍惚惚恍恍惚惚恍恍惚惚恍恍惚惚恍恍惚惚恍恍惚惚恍恍惚惚恍恍惚惚恍恍惚惚信息量好大窝得嚼嚼!好多彩蛋演员梗啊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和简直世纪大战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和卧槽太棒了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和

白日苍苍,黑夜茫茫。:

我和  @鸡毛妹 合写的群宣文。


PS:我其实不太擅长走剧情,感觉自己亏欠了群里的这个脑洞……


再PS:本文涉及到的演员梗注释在文末,供各位参考。


第一章在这里






Ben Affleck其实并没有那么憎恨过去,他只是有些厌倦。作为一个CIA的分析师,他曾经被称为最优秀的伪装大师,他精于分析,制定计划,然后再由他最亲密的朋友、最默契的搭档Matt Damon将他的想法完美无缺的实施。他们作为CIA最棒的内勤和外勤一起这样度过了三十年,直到Matt在一次任务中差点伤到了脑子。


Matt有很长的一段时间连他自己是谁都记不起来,这把Ben吓坏了,而当Matt最终恢复了记忆,Ben决定从此退出CIA,而Matt当然毫不犹豫就同意了。他们一起向上司——或者说更像父亲一般存在的Jeremy Irons递上了辞职信,在获得了批准后,彻底离开了那个累死人的地方——至少当时他们是这样想的。


Ben有了新身份、新生活,他在DC大学的日常教学和生活轻松又愉快,Matt比他适应的更好,他甚至说服了学校理事Zack Snyder同意他在校园里开辟了一小块试验田专门种土豆。


Ben以为他从此就可以过上平淡又舒心的日子,直到有一天他发现自己被人跟踪了。他紧张的以为对方是自己在CIA时留下的后患,然而,当那个年轻人牵着一条精力旺盛的秋田犬眼巴巴的等在他每日遛狗的必经之路上时,Ben才知道自己完全想错了。


好吧,一个男性追求者。Ben有些头疼的想,他的确想要过与以前完全不一样的生活,但并不代表他就要从直变弯。


Ben小心翼翼的避开了那个漂亮的年轻人——是的,天啊,他可真漂亮——竭尽全力忽略掉看见那高大、强壮的青年充满期待的英俊脸庞时内心深处不断翻涌的波澜,他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接受一段恋情,尤其是自己明显要比对方年长许多。


可接下来的几天,Ben就发现自己牢牢被盯死了,无论他身处校园的任何一个位置,都会有一个摄像头锲而不舍的对他追踪,教学楼、图书馆、公园,只要他出现,就会有一个监控探头目标明确的对准他。


嗯,还是个有点小手段的追求者,Ben觉得也许他应该和对方说清楚,或者他应该去寻求Matt的帮助。但还没等他拿定主意,那条叫Kal的秋田犬就已经扑到了他的小Batty身上。


接下来,在他好心的把那条笨到连性别都分不清楚就胡乱发情的公狗送回家的时候,被它的主人顺理成章扑倒在了床上。


美色误人!美色误人啊!


在和这个有着英国口音的青年折腾了整整一个晚上以后,Ben后悔不已的捶着床垫,他简直不想承认昨天晚上那个会呻吟、会哭叫、被分开双腿、被进入、被弯折、被干穿、被操透的人是他自己,没错,那些甜蜜的言语、温柔的抚慰、激烈的性爱、撕裂的快感、升腾的高潮都是他在做梦!全部都是!一定是!


Ben死死盯着Henry后背上那些张牙舞爪的抓痕,年轻人正慢条斯理的从他床上爬起来,毫不介意的把自己赤裸的身体袒露在他面前。Ben不用掐自己也绝望的知道这根本不可能是梦,因为他浑身都因为纵欲后遗症而疼得要命,每一个关节里都像被灌进水泥一样僵硬胀痛。


“Ben,我得说,你真的很美味。”Henry穿好最后一件衣服,愉快的俯身给了趴在床上咬牙切齿的教授一个早安吻。Ben想要拒绝,但被Henry紧紧捏住了下巴,被迫接受了这个热情洋溢、火辣至极的亲吻。


“你就不怕我向学校告发你么,你——叫什么来着,我不记得了。”Ben终于推开了Henry,把自己从快要窒息的深吻里解救出来,他眯起眼睛、声音嘶哑的问。


“是Henry,HenryCavill。”Henry的笑容简直漂亮的像是个真正的美神,“你不会那么做的,Ben,因为你喜欢我。”


“这可太有意思了,我自己都不知道这一点。”Ben把自己全部缩回被子里,只伸出一只手不耐烦的摆了摆。“麻烦你现在离开,我要补觉,记得关门。”


Henry快乐的笑起来,他把烦躁抑郁的Ben从被窝里抓出来,一边可怜兮兮的恳求离开之前最后一个亲吻,一边把赤裸温热的Ben再次压倒在身下,紧紧搂进怀里。


突然,门口传来重重的撞击声,然后是什么东西噼里啪啦掉落一地的声音。两个人同时吓了一跳,Henry把棉被拉过来把Ben包裹进去,然后站起身,眼神阴暗的面对那个连招呼都不打、就直接推门而入的男人。


Henry知道这个男人是谁,校园里有很多关于他和Ben的传言,他们从未承认但也从未否认。Henry经历过MI6严格的训练,他能敏锐的察觉到这个男人身上与Ben截然不同的气息,那是与自己更为相似的狠厉与内敛。


尽管这个带着眼镜看起来温和无害的男人在对自己彬彬有礼的微笑,但Henry仍然感觉到了扑面而来威压和敌意。他轻咳了一声,走近几步握住了对方伸出的手。


“你好,Matt Damon教授。”


——————————————————


Henry很快就离开了。


Matt一个一个的捡着掉在地上的土豆,他没去看包着棉被沮丧的坐在床边上的Ben。他很生气,也很郁闷。天知道他今天早上推开门的时候简直要被惊吓的昏过去,他的好友一丝不挂的被一个年轻人压在床上亲吻、抚摸,而且很明显,还是不占上风的那一个。


Matt无意识的抛着手里的土豆,他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失望多一点,还是遗憾多一点,但有一点他确定,他一直以来担心的那一天终于到来了。他从小看到大的亲密好友,在他不经意的时候,被别人悄悄的偷了去。


这就是把女儿嫁给混小子的老爹的酸涩?还是说,有一些别的什么情绪。


“Matt,你生气了么?”Ben忐忑不安的问,然后裹了裹身上的棉被,他疲惫的要命,四肢酸痛,根本没力气起床穿衣服。他看着Matt收拾好掉了一地的土豆,在屋子里心事重重的转了好几圈,最后下定决心坐到自己面前。


“我没生气,Ben,我不会对你生气。”Matt想了想,才开口说道:“我就是很失望,你是弯的么?你什么时候弯的?如果你是弯的,为什么不找我?我是你认识的最棒的男人才对,难道我不够好么?你居然选了别人,我对你——非常失望!”


“Matt,我没有!昨晚是个意外,我只是——”Ben使劲的摇着头,他想站起来,却被棉被绊住了小腿摔在地板上,被子从他肩膀上滑下来,露出还印着咬痕的胸口。


“好了好了,别激动,大只又迟钝的抱抱熊先生。”Matt心疼又无奈的把Ben扶起来,他捋了捋好友乱糟糟的短发,又捧着Ben像是快要哭了的脸让他和自己对视。“说真的,你很饥渴么?居然搞自己的学生?我技术也很棒,你要搞也该找我,肯定比那个小男孩强。他除了有肌肉、有体力还有什么比我强?嗯,难道他那儿比我大——嘿,不许挠人!”


Ben拉着Matt一起摔在地板上,就像他们小时候常玩的游戏一样。他去抓Matt的腋窝,直到横行无忌的前CIA特工笑得差点背过气去:“停!停下!Ben,有个土豆硌到我的背了!哦,我这辈子再也不想看见这些土豆了,我应该改种蓖麻,然后在那小子对你不好的时候毒死他!”


——————————————————


Amy敏锐的发现Henry最近心情很不错,她暗地里猜测Henry与Affleck教授应该进展的相当顺利,才会让年轻的英国人每天像吃了蜜一样笑个不停。聪敏如她当然不会去问他们到底发展到了哪一步,当然她对此很好奇——非常好奇,所以,她怂恿Jessy黑了Affleck教授公寓的摄像头,从录像上看见了Henry在电梯间里与教授激烈的亲吻,在没人的走廊里扯开了教授的衣服,最后急躁的把教授径直拽进了房门。


Jesse脸红的好像煮熟的虾子,连女朋友都没有过的他简直快要流鼻血了,这可比Andrew给他看的那些GV要劲爆的多。他试图去关闭监控画面,但却被一直在诡异的低笑的Amy坚定的阻止下来。


“Jessy,这个视频不能关。”Amy认认真真的说:“你要好好保存,然后给我传一份。”


Jesse张了张嘴想要拒绝,却被Amy一个抹脖子的手势吓了回去。Jesse缩在电脑桌后面,小心翼翼的探出脑袋看着兴致勃勃的Amy掏出手机拨通了Henry的电话。


Jesse真的不想知道Henry在电话那头在干什么——废话,当然是在干Affleck教授!他都快从Amy外放的听筒里听到床板晃悠的吱呀声了!Jesse惨叫了一声,头也不回的逃掉了。Amy鄙视的看了一眼纯情的小童子军惊慌失措的背影,这才压抑着兴奋对着话筒问道:“其实也没别的事,我就是随便问问,Henry,今晚WOW的工会副本你还参加么?”


听筒里传来一阵憋闷的喘息声,低哑又性感,Amy感觉自己好像也要流鼻血了,她抬起头捏住鼻子等了一会儿,这才听Henry在电话那边懒洋洋的回答:“我不去了,Amy,你知道,我白天要溜两只大型犬,晚上还要溜它们的主人,我很累的。下次上课见吧,我的好姑娘。”


Amy还是流鼻血了,她一边手忙脚乱的擦自己的鼻子,一边恶狠狠的抱怨:“什么上课见,你已经整整一周没去上课了好么!”


——————————————————


Gal见到Ben的时候就没那么高兴了,她发现自己的好友眼神飘忽、垂头丧气,一副没精打采的模样。她疑惑的看了看从一窝进沙发里就开始打瞌睡的Ben,又转过头去看满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的Matt。


“Ben怎么了?怎么这么没精神。”Gal有点怜惜的摸了摸Ben塌下去的肩膀,心疼的问Matt。


Matt翻了个跟他形象完全不符的白眼,比划了一个糟透了的手势。“他啊,白天管学生,晚上被学生管,比在CIA的时候还要辛苦。”


Gak听说了一点关于Ben被一个英国转学生追求的事,但她不信Ben还对付不了一个学生。Matt看出了Gal的疑惑,耸了耸肩,从口袋里拿出一小份文件递过去。


“Henry Cavill,不是普通学生,他是MI6出来的,因为跟一个俄罗斯小伙子搞出了点乱子,被暂时停职,到DC大学念书就算是度假。”


说完,Matt把自己的外套披在已经睡过去的Ben身上,然后揽着Ben的头靠在自己肩膀上。“Ben不是他的对手,这家伙虽然长得又高又大,可身手差的要命,体力也差人家一大截。跟那个小特工一比,只有被欺负的份。”


Gal有些意外,她挑起一边的眉毛,好奇的看着Matt:“怎么,这次你就由着他被欺负?这可真不像你,Matt Damon。”


Matt冲着Gal笑了,带着眼镜的时候他总是给人感觉温和又亲切,但是Gal知道Matt的身体里其实藏着一头凶猛无比又可怕至极的野兽。


“Ben喜欢他,而我不会动Ben喜欢的人。”Matt用手拽了拽从Ben身上滑落了一点的外套,淡然的回答:“如果有什么意外,我可随身带着那把M1191呢。”


Gal忍不住笑出声来,在接到Matt的“你小点声”的警告眼神后,她压低声音小心的问到:“如果你都算计好了,你今天来找我做什么呢。”


沉默的一会儿,Matt露出一个怪异而纠结的表情,他愣愣的瞅着Gal,一直到神经强悍的Gal感觉浑身都泛起了寒意。


“我就是想问你,有没有什么法子让Ben翻身,就是,你懂的。”Matt沉重而悲痛的说:“我曾经教了Ben几下子去对付那个英国小特工,结果这家伙还没碰到人家,就先把自己绊倒了,最后还让那个精虫上脑的小子占了便宜。为了这个,Ben差点扔我一脑袋狗粮。”


Gal发了一会呆,她深呼吸了几下平复了一下好像龙卷风过境一样狂乱的心情,然后她风情万种的笑了:“这个嘛,你知道,你得以柔克刚才行。”


——————————————————


以柔克刚的结果很不好,Ben事后第二天才有力气从床上爬起来给Matt打电话。


“我恨你,Matt。”Ben有气无力的控诉。“你说的以揉克钢根本没有用,不对,应该说起到了更坏的反作用。你是个猪队友!”


Ben揉了揉脸颊,竭力把自己浓重的鼻音憋回去,他不会告诉Matt说这次他又被Henry操哭了,但他知道Matt听得出来。


Matt是真的有点心疼了,Ben不是一个轻易会哭的人,但自从认识了Henry以后哭的次数就直线上升。他咬了咬牙,决定给那个不知道分寸的年轻人一点惩罚,就算是自己对他和Ben的关系放手不管,也至少得让那个英国小子知道自己的厉害。


“放心吧,Ben,我会帮你报仇的,我得给他一点教训!”


Matt没想把事情闹大,他只想给Henry一点警告,让他收敛一点。Matt在学校的学籍管理系统里找到了Herry的成绩页面,把一个重要的科目分数改成了不及格,然后在教师评语一栏里留下了自己的名字。Matt觉得自己已经很手下留情了,而且他这么做无可厚非,他可是知道的很清楚,Henry整天赖在Ben的公寓,根本就没有去上过课,挂他的科再合理不过。


Matt只是挂了Henry的学分,但Henry却觉得受到了Matt的挑衅。


Henry一直觉得Matt是他和Ben之间最大的威胁,Ben虽然接受了他并和他开始交往,但作为Ben的密友的Matt却一直没有明确表示过他的态度。而且,Matt总会悄无声息的出现他们约会的场所,然后轻松自在的双手插进衣兜里,随性的站到Ben的身后,摆出一副“你们随意不用管我”的表情,但Henry知道那个衣兜里藏着一把小口径手枪,填满了子弹,而Matt的手指就扣在扳机上。


所以,当Henry被Jesse慌张的告知他的学分被人改掉了,而那个人甚至堂而皇之的留下了自己的名字的时候,Henry觉得这是Matt因为自己抢走了他多年的好友而在表示愤怒,也可能是敌意、挑衅,或者说,是挑战。


Henry冷笑了,他喜欢Ben而Ben也喜欢他,他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地方做错。当然,他不会贸然跟Matt对上,这只能让Ben左右为难,但同样,他也不打算忍气吞声。Henry冷静的思考了一会儿,然后找到了MI6指派在DC监管自己的看护人Zack Snyder。


Henry态度很明确,要求也很简单,要么把学分给我改回来,要么我就回MI6控告你虐待下属特工。


然而Zack心情很郁闷,态度也很为难。MI6的Laurence Fishburne他得罪不起,但CIA的Jeremy Irons也同样不好惹。可比起任性冲动的年轻MI6探员,Zack决定还是先去劝一劝能稍微理智一点的中年CIA。


Zack找到了Matt,他苦口婆心、态度真诚。可惜,他跟这个正在给蓖麻浇水的笑眯眯的生物学教授完全无法沟通,他一直说到口干舌燥,也没有任何作用。Matt放下水壶就一句话,除非Henry Cavill答应不再继续旷课、也不再出入Ben的公寓,否则他就变本加厉挂掉Henry的所有科目。


碰了钉子的Zack没有办法,只能再去与泡在在体育系的健身房里锻炼的Henry谈判,结果年轻的英国人没说一句话,只是把手里沉得夸张的杠铃重重的砸向了地面。


Zack最后也被惹得有点火气上涌,他一向好脾气,但这次却因为这两个简直不可理喻的家伙被气得脑仁疼。他拍了拍手,冷笑着做了最后通牒,“行,你们都厉害,也别这么转弯抹角了。有本事,你们就面对面的比划一下!男人之间堂堂正正的那种!”


Zack气冲冲的离开了,但他绝没想到事情就此向着完全无法控制的程度发展。


——————————————————


Ben吃惊的看着Matt从Jeremy Irons递过来的箱子里一样一样向外掏着武器,各种口径的枪支和子弹夹,甚至还有好几个手雷。


他竭尽全力才让自己冷静下来,但他还是帮着Matt穿好了防弹衣,Matt抬起胳膊,让Ben小心翼翼的为他检查每一个搭扣。


Jeremy Irons看了看一脸担忧的Ben,轻轻拍了拍他的胸口,安慰的说道:“你不用担心,Matt可是在特工界的顶尖精英,代号Jason Bourne的无人不知的传奇。”


“我知道。”Ben叹口气,他相信Matt的能力,但仍然轻松不起来。他想了一想,问Jeremy:“场地在哪里?”


Jeremy拿出手机翻了翻,然后打开一张图片递给Ben。“Zack找到了Will,Will Smith,对,就是那个改邪归正的杀手头子,他最近培养了一个专门给政府干黑活的小队,叫自杀什么的。他愿意把这个小队的训练场提供给Zack。哦,为了公平起见,Zack还找了Michael Shannon做这次对决的裁判,嗯,对,你没听错,就是那个做黑市军火的Michael Shannon。”


Ben觉得脑筋在一蹦一蹦的疼,他可没想到会牵扯出这么多人。Matt还在不慌不忙的装配枪支,他用胳膊撞了一下Ben,很体贴的说道:“不用担心,就算裁判更倾向你的Henry,我也不在乎,我找了以前一起出任务的导师Michael Douglas帮我镇场子,这老头老谋深算的,不怕他们作弊。”


Jeremy听了皱了皱眉,老特工头子谨慎的说道:“别太乐观,Matt,我听说,MI6给Cavill派去了Bruce Willis和Russell Crow,他们的势力也不容小觑。”


“所以说,真的有必要这么认真么?”Ben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问出口。


“有必要!”老特工和中年特工同时回过头冲他狠狠的回答。


“我们必须胜利!”Jeremy Irons满意的看着曾经是自己最满意的外勤精英再次整装待发的进入战斗状态,他看了一眼Ben,隐藏在玳瑁眼镜后的眼神充满了骄傲:“这是CAI和MI6的正式对决,我们要让他们知道,CIA才是最棒的特工组织。”


Matt单手提着M82,冷冷的笑了,他紧紧握住Ben的肩膀,一字一顿的说道:“当然,他们得明白一点,Jason Bourne归来了!”


——————————————————


Jesse根本没想到自己的寝室会变成武器库,他吃惊的张大嘴看着一个莫名出现在寝室里的有些俄罗斯口音的陌生帅哥正在和Henry认认真真的组装一个火箭筒,Jesse退出去把寝室的房门关上又打开,再次进入视线的满屋子的弹药箱子告诉他这真的不是幻觉。


“这个火箭筒杀伤力够用么,要不我再给你拿一个榴弹发射器,Henry?你知道,只要你愿意,除了核弹头,我什么都能给你弄来,克格勃可不是过家家酒。”Armie Hammer懒洋洋的靠在Jesse的床上,而可怜的Jesse吓得完全不敢吭声。


Henry放下火箭筒,摆了摆手示意Jesse放松下来。“这个足够了,我也没想真弄死他。”


Armie不以为意的笑了笑,他饶有兴致的看着Henry慢慢的穿好自己的战斗服,戴上作战腰带、防爆眼镜,最后把一柄Gerber双刃刀塞进军靴里,那个温柔善良的大学生不见了,Henry Cavil是MI6培养出的犀利而沉稳的完美间谍,当然,他也有一个代表着自己精英地位的代号——Napoleon。


“Ben Affleck就那么好,值得你这么大动干戈?”Armie有些不解,也有些酸涩的问。


Henry摘下护目镜,他俊美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性感无比的笑容,即便是Jesse也承认这一刻的Herny简直迷人得要命。“他值得。”Henry温柔的说:“Ben是我的男朋友,他值得我为了他付出一切。”


Armie愣住了,半天没有说话,而缩在一旁的Jesse终于反应过来,他退出了气氛诡异的寝室,然后跑到走廊里迅速的把Matt和Herry对战的消息告诉了自己的死党Andrew Garfield,顺便大肆感慨了一番英国男人果然恋爱的方式与众不同、让人佩服。


而三分钟之后,Andrew就很不仗义的把消息迅速的以50美元的价格卖给Amy所在的DC大学新闻社团。


两个小时后,几乎全DC大学都知道了。


Jesse有点害怕,而Andrew却满不在乎的拍着Jesse的肩膀,兴奋的说道:“嘿,Jesse,我想到一个赚钱的好点子,你在校园网上开个局,赌Henry和Damon教授谁会赢!”


Jesse最终被Andrew说动了,他花了一点时间把赌局放到了网上,然后惊讶的发现最先下注的两个人居然是自己的两位导师Guy Ritchie和David Fincher,他们不约而同的分别把赌注压在了与自己的国籍相同的那一位上。


——————————————————


对决当晚。


Jesse觉得这是他经历过的最疯狂的一件事了,被高亮度探照灯包围的杀手训练场隐隐透出可怕的肃杀气息,白灼耀目的光柱在不断晃动,寒冷而刺眼。Jesse电脑前面调整着摄像头的角度,他能看见坐在贵宾台上那些被众多保镖包围、气势迫人的各道大佬们,他能看见在训练场上空不断盘旋的DC大学新闻社的跳跳虫号直升机,而他甚至还在解说台上看见了Amy特意请来的一位很有名的脱口秀主持人正在兴致勃勃、滔滔不绝的评论。


Jesse戴上了耳机,他下意识的握紧了坐在他身边的Andrew的手指。


耳机里传来了Jimmy Kimmel兴奋的声音:“女士们,先生们,欢迎来到MI6 VS CIA的对决现场,今晚将最终为我们揭晓who is facking Ben Affleck!”


“Andrew。”Jesse颤抖的叫到:“The war is beginning.”


 


[ 待续] 


 


——————————————————




部分演员梗解释如下:


Jeremy Irons——在电影《Batman V Superman》中饰演Batman的管家阿尔弗雷德·潘尼沃斯。


Laurence Fishburne——在电影《Batman V Superman》中饰演星球日报的主编、克拉克的上司佩里·怀特。


Andrew Garfield——与Jesse Eisenberg共同参演电影《社交网络》。


Will Smith——在DC电影《自杀小队》饰演死亡射手。


Michael Shannon——在《超人 钢铁之躯》中饰演佐德将军。


Michael Douglas——与Matt Damon共同参演电影《烛台背后》。


Bruce Willis——与Henry Cavill共同参演电影《白昼冷光》。


Russell Crow——在《超人 钢铁之躯》中饰演超人的生父乔·艾尔。


Armie Hammer——与Henry Cavill共同参演电影《秘密特工》。


Guy Ritchie——英国籍导演,执导过《秘密特工》、《大侦探福尔摩斯》等。


David Fincher——美国籍导演,执导过《消失的爱人》、《社交网络》、《七罪宗》等。


 Jimmy Kimmel——脱口秀节目《鸡毛秀》主持人,那个罪恶的《I am facking Ben Affleck》就是他搞出来的。


 



评论(1)
热度(18)
  1. 妖妖__(⑅ↁ́ᴗↁ́⑅)一桶 转载了此文字
    成为震圈之宝不是梦(哆啦A梦震惊)(雾
  2. 一桶满月照双生 转载了此文字
    卧槽这简直太他妈的精彩了啊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红红火火恍恍惚惚恍恍惚惚恍恍惚惚恍恍惚惚恍恍惚惚恍恍惚惚恍
© 一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