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咋这样呢?(一发完)

我天我这个东北人看着这篇太亲切了,最后那句可以说“到老也没告诉我”

正在减肥的鱼念:



#跟莫沉老妹儿调戏评论时突然开的脑洞#
#一口大碴子味儿且内心戏丰富的佛爷#
#逗比无下限#
#极度ooc#
#lo主是个山东人,东北话不太懂,你萌凑合看#
1
俺叫张启山,今年十八岁,来自东北。俺不幸滴被银从东北老家调到了湖南藏撒(长沙)。

来这儿第一天,俺就光荣滴拉了肚子。

“这他妈都似些啥?啊?山呐,这藏撒银平时就呲这些啊?这红彤彤油辣辣的,这也妹法呲啊!”俺看着俺的表弟张日山,痛心疾首的问他。

“哥呀,俺都问了”表弟板着个便秘脸,“这都是当地儿最有名的菜,银老板嗦了,这吃滴不是菜,是文化底蕴!”

个完蛋玩意儿,还跟老子扯啥文化。憋以为老子没看见,你小子一口都没动!

“不吃了!上街走走,我就不信妹有咱们能吃的菜!”

2
很快俺就后悔了。

这尼玛满街就妹有不带红辣子的吃食!这给我累的呀,晌午头走到天黑,愣是啥也妹吃上!

终于在快到家门口的地方发现了个十分小清新的摊子。上前一问,他是卖糖油粑粑(三声)的。。。

“山呐,这个粑粑是我知道的那个粑粑吗?”

“唔,哥呀,我替你尝了,这玩意儿一点都不臭,能吃。”话没说完,张日山这个小崽子吞进去一份儿粑粑。。。

我一看这还了得,我得抓紧把最后一份吃进肚儿啊。就在我马上要抓到荷叶滴时候,一只小白手伸了过来。

3

“你是不是不想活了?!你给老子吐出来!”

就在两秒钟前,眼前这个小四眼儿抢走了最后一份粑粑,还一口气全吞了!全他妈吞了!我掐着小四眼儿脖子让他给我吐出来,他居然朝我翻白眼!哎呀我这个暴脾气,治不了你了我还!

掐着掐着表弟也过来拦我,“哥呀,再掐银就没气儿了!”

哦,对,我是藏撒的布防官,搁古代那就似父母官啊!为银父母,不能掐死自己滴儿,我得松手。

我这一松手啊,那小四眼儿就软塌塌躺地上了。我一看我就来气,你咋介样呢?咋还碰瓷儿啊?

4
后来才弄明白是我误会小四眼儿了,他是真晕,一点妹装。

那摊子老板看样也是怕摊上事儿,给我们指了条老远的路说是小四眼儿家。我作为一个爱民如子的好官,必须得把银送回家啊。于是我就摘下了小四眼儿的眼镜儿,把他扛肩上往他家走。

你别说嗨,这小四眼儿摘了眼镜白胖儿白胖儿的,贼好看!

5
到了小四眼家,我才知道他是个算命的。爹妈都走了,剩他一个人跟几个伙计相依为命。哥心里一酸,这小算命的真可怜。你看看这家徒四壁的,墙上挂的画居然是清朝的,茶盏子也就是一对儿明成化窑的。

“山呐,回头你搁咱家库里找几样老物件儿送过来。你瞅瞅这香堂,真是寒酸。”

6
刚清醒过来的齐铁嘴被这一句寒酸又给气晕了。

7
俺跟小算命的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从那以后也经常走动。

小算命的啥都好,就是爱吃辣这点不好。每次看他吃饭啊,哥这心里就直咯噔。

哎呀,这肉都看不见原色儿了,整个红汤浸透了,这咋吃啊?

小算命的一口吞了那块儿肉。

妈呀,这是个啥菜呀,我咋光看见辣椒了,菜呢?

小算命的挟了一筷子辣椒放进嘴里。

不行,不能再看了,太吓银了。

我咋心跳的有点快,还有点口渴呢,这可咋整?

8
藏撒有个大型黑涩会组织叫九门,这是小算命告诉我的。

别看小算命的身子骨单薄,他居然还是个八爷。这孩子不学好,硬要跟一帮儿黑涩会混咋整呢?

我去会会他们老大吧。

9
我滴个妈呀,我就应该让小算命的给我算一卦再出门!你说我招谁惹谁了呀,一进门把银家老大给突突了!

这也不能怪我呀!我前脚进门,后脚一个黑影朝我扑过来。我手边也没趁手的东西啊,掏出枪给了那黑影一下。黑影落地我才看清,原来是个人。

接着一群女人跑出来围着尸体你扎我掐的,愣是把我给挤开了。好半天才出来一个岁数挺大的大姐,开口就说要把他家房子送给我。

我能要吗?那必然不能够啊!
开啥玩笑,老子是正经儿公务员,你这宅子一看就跟我收入不相符啊!

10
后来我才知道为啥我杀了人,人家里还要把房子送我。

“那啥,你们孤儿寡母怪可怜的,宅子还你们住着。但是这九门老大我得当。”

那大姐明显一愣,“您是个好人。这样吧,这宅子里的东西您看上的都可以带走。”

这话说的敞亮,我也没跟她客气。那宅子里除了地毯和电灯电话,其余的都是古董。我带着日山拉了好几大车走了,临走的时候那大姐还感动的热泪盈眶。

11
那好几大车的古董都运到了小算命家,我拿枪指着他脑袋让他收了。

我说我当了九门老大,小算命一点也没惊讶。这孩子估计是吓着了,毕竟从今天起就要由我来引导他的人生观价值观了。

12
我当了老大外面有人不服,小算命出了个搬大佛的主意,我这佛爷的名号也叫开了。

日山也成了我的副官,每天佛爷前佛爷后的。还是那个面无表情的德行,不过最近特别爱去老二家看戏。

个败家玩意儿,一张票好几个大洋呢!

13
身兼本地黑白两道大哥的我自然很忙,东北话也不样嗦了,怕藏撒银听不懂。

一天到晚净在那儿给我扯犊子,银小算命的和我沟通交流全无障碍!就你们一个个吧吧的,这也听不懂那也不明白。

说起这个,今天小算命的咋害妹来?

“副官!副官!去请八爷!”

14

长沙突然来了帮日本人,东瞅瞅西逛逛的就把小算命香堂砸了,还把他吊起来打。

我x你们这帮儿完犊子,老子的人你们也敢动!

我琢磨着捞自家媳妇儿这种事就憋让副官他们来了,我就准备去单挑。

一进香堂我这火儿就上来了!小算命的脸都让那帮瘪犊子打肿了!给我气的呀,七里卡擦把他们全弄死了。

把小算命的从绳子上放下来我就在想,咋就这么多灾多难呢?不行,以后走哪儿我得把小算命的揣着,这一错眼儿就受伤,太样银操心了。

15

打那以后我就让小算命的住在我家,他白天回香堂上班儿,晚上来家吃饭。

眼看进冬天了,长沙这地方冷的邪性。

而且他们还不烧炕!

这可冻坏我家小算命的了,天天香堂也不去了,就搁客房里猫冬。

下了第一场雪,副官捧着两个大盒子来我办公室。

“佛爷,老家那边寄来的。”

我打开一看,两件儿貂儿。

嘿,这玩意儿好,小算命的再不用怕冷了。在我们老家,那成功男人的身边总有个穿貂儿的老妹儿,老爷们喝酒她们扒蒜,老爷们吃菜她们扒蒜。那温柔乖巧的,不说话你都觉得她们是林黛玉。

老子如今也算成功人士了,得给我家小算命的整个貂儿。一般老妹儿都穿白的,小算命又不是老妹儿,就穿个黑的吧。

16
穿上貂儿的小算命真是贼好看,俺一时没把持住,就把人给办了。

小算命的红着眼圈嘤嘤的哭,问俺:我听说东北人好斗,你们东北男人是不是都打堂客咧?

俺赶紧辩解,“那不能够啊!你想啊,他们也不傻。他们是东北银,可他们的媳妇不也是东北银吗?他们还敢打媳妇儿?他们不要命啦?①”

17

一晃过去老些年,我也老了。小算命的还是那个水灵模样,就我黑了不少。

九门也被国家解散了,我也没了官职。上头又出了一次调令,让我去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养老。

你说小算命的一辈子没出过长沙城门,这可咋整啊?我不能让他这么大岁数背井离乡啊。

我跟上面打了好几次报告,他们终于同意让我一个人去养老,房子留给小算命,还给派个人来伺候他。

走的那天跟来时一样,还是我跟日山,一人骑一匹马,一人背一个包袱皮。

走出城门二里地,听见一阵熟悉的铃铛响儿。我家那个算命的骑个驴,蹦哒着上我眼前儿来了。

“你咋来了呢?赶快回去!老大太阳,晒不死你!”

“好啊,张启山!陪你过了半辈子,老了老了你丢下我跑了?”

“你看你这不识好歹,那啥疗养院搁这儿远着呢,到了你再拉肚子。。。”

“别成天屎尿屁的!我就得跟你走。”

老爷们出门在外不能跟媳妇儿吵吵,我也就摆摆手,“行行行,跟着就跟着。”

18

“你咋骑个驴就来了?多埋汰呀。。。”

“废话!家里的马都让你上交了,我不骑驴怎么办?”

“行行行,那房子呢?”

“送给上头派来那人了。”

“你个败家玩意儿,几辈子攒的好东西都留给人家了!”

“你当我是你呢?啥都上交!最值钱的老早就让我偷运出去了,就在你那疗养院旁边的一个大宅子里。”

“那就好,诶,不对呀,你咋知道我要上哪儿疗养?”

小算命的翻个白眼,到了(liao)也没回答我。

他是咋知道的呢?

①段子来自王建国

评论
热度(157)
  1. 一桶胖出双眼皮的鱼念 转载了此文字
    我天我这个东北人看着这篇太亲切了,最后那句可以说“到老也没告诉我”
© 一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