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探组】底特律:galgame在线攻略

吧唧一声菠萝就掉了:







写一个双向“暗”恋。甜饼一发完


全员存活向,喜欢写亲情向的东西,但康纳和汉克一定要结婚!(暴言)










————










1










仿生人权利法案颁布的一年后,康纳总算意识到了自己对底特律警局副队长,他的搭档——汉克·安德森的真实想法。




“人间自有真情在,”最近正在为爱丽丝做入学准备的卡拉这么说道,她体贴的为这位底特律警局第一位正式仿生人警探倒了杯水,“你试过直接告白吗?”




康纳的声音格外沉稳:“我预设过,成功率是80%。”




“然后呢?”




“我失败了——‘滚出我的房间不然我就要把你的头塞进马桶里’,我刚进房间的时候汉克就这么对我说。”




阳光从外面的树荫透进来撒在透明的桌面上,拉法叶大道8941号的别墅在灿烂的光线下像是包裹着一层温暖的金色糖霜。




起义结束后,卡拉带着爱丽丝回到了底特律,在没有经济来源的情况下暂时住在了卡尔这里,年长的艺术家非常欢迎马库斯的朋友和同类,也很喜欢可爱的小仿生人。于是她们就一直住在了这里,马库斯因为耶利哥的事不能时时刻刻照顾卡尔,卡拉的出现弥补了这个问题。




卡拉作为家政仿生人依然保持着温柔的口吻:“为什么他会这么说?”




康纳太阳穴的led灯转了两圈变成黄色,他没有喝那杯水,而是盯着桌面上摆着的一个复古风玩偶,那是卡尔专门买给爱丽丝的,而爱丽丝现在应该还在楼上的卧室进行自我检查。




“我认为条件还未成熟。”




卡拉是他们三个仿生人中和人类接触最多的,因此康纳来找她做咨询还算正常,毕竟他熟悉的人类和仿生人加在一起也不会超过五个。而卡拉也适时的表达了自己的疑惑:“可他让你搬进他的房子。”




“是的,”康纳的灯恢复了蓝色,“为了方便一起办案。”以及防止底特律的副队长某一天会因为酒精中毒而淹死在自家浴室的洗脸盆里。




这句话他没有告诉卡拉。




“他还给你买衣服。”卡拉打量着康纳一身黑色的休闲外套和低腰牛仔裤——这不是汉克的审美。在某一天看到了马库斯的潇洒风衣和自己身后这个永远一身制服,唯一一套常服是那件会让所有还存在审美的人心脉血管炸裂的针织帽夹克,那个时候汉克的表情格外严肃。




“康纳,去,下点时尚资料片,买几件衣服,我可以付钱。”




康纳欲言又止,不知道“副队长您这个月的工资已经因为缺勤被扣掉一大半了”这句话要怎么表达才会让汉克不至于摔桌子。




但是他也不明白为什么汉克要为他购买衣物,所以他对卡拉的疑问只能闭口不言。




“还有菲尔警官的事。”卡拉提醒道。




她说的是缉毒小组那位在一次合作任务中对康纳出言不逊,然后被汉克揍了的简·菲尔。




“托马斯·沃勒。”




上个月的劫持案匪徒,在谈判中称康纳是塑料垃圾,被刑拘后,汉克还找时间跟他单独“谈了谈”。




卡拉还依次列举了几个敌视康纳最后被汉克教训了的人类的名字。




康纳的灯变成了黄色,他眨了眨眼,那表情竟然可以称得上是有些茫然:“我不明白。”




他是他们三个中最晚觉醒的,卡拉也并不介意为他解释一下人类举动背后的深意:“根据人类对于亲密度的接受,你们的关系应该可以更进一步了,我认为,安德森警官也是这样想的。”




“……”康纳偏着头,黄色的led灯焦虑的闪着,“可他拒绝我的靠近。”




对于这点,卡拉也有些不解:“你进去的是时候他在做什么?”




康纳礼貌得体的回答:“解决单身男性早晨的生理需求。”




卡拉看着几乎纯真的康纳英俊的脸庞,张了张嘴,最后只是一脸空白的感叹:“哦……”










2










卡拉到最后也没告诉康纳为什么汉克会赶他出来,她觉得这很有趣——在不伤害任何对象的情况下,没什么比看一个仿生人和人类谈恋爱更有意思了,卡拉允许自己在家政方面之外的地方找点乐子。




准备晚餐时,卡尔察觉到卡拉的好心情,于是问道:“发生了什么好事吗?”




“是的先生,”卡拉笑着,爱丽丝在沙发上抱着复古玩偶,“我遇到了一件还算有趣的事。”




年长者温和的挑起眉:“哦,介意说说吗?”




“在此之前,我有一个问题。”




“什么?”




“人类怎么理解陪伴?”




卡尔对这个问题并没有思索很长时间:“付出了时间和精力,就像马库斯和我,还有你和爱丽丝。”




卡拉朝客厅里的爱丽丝看去,小女孩的脸庞柔软而真实,像极了人类。




“不是人类也没关系?”卡拉轻声说。




“付出了时间的,就是重要的,无关种族。”




“如果仿生人爱上人类了呢?”




卡尔一愣,过了会儿才笑了笑说:“我以为半年前仿生人婚姻法就通过了。”




“是的,但仿生人一旦认定某个人类,是不会改变的,我认为人类不会喜欢这种压力过大的感情。”




即使是卡尔也不能反驳这句话,他说:“总会有的,人类不是一成不变,仿生人能改变世界,没道理改变不了一个人类。”




卡拉微笑:“您说的很对。”




她现在开始不怎么担心康纳的感情问题了。




康纳回家(汉克家)的时候,家里只有相扑在晃着尾巴啃餐桌腿,为了保护汉克的财产,康纳只好找出遛狗绳带着相扑出门了。




汉克开车回家路过公园的时候看到了熟悉的身影,一人一狗背对着他蹲在路边长椅边上。




汉克:“……康纳?相扑?”




康纳和相扑同时转过头来,汉克仿佛看到了两双湿漉漉的犬类眼睛,他清了清嗓子:“你们在干什么?”




仿生人站起来,平板的报告:“我正在观察相扑的牙齿健康程度,他今天对您的财产和公共财产造成了不同程度的损害。”




“……”汉克思考了一下,“他是不是啃桌子腿了?”




“是的。”




“这小混蛋。”汉克无奈的骂了一句。他看着小混蛋之一的相扑正无辜的看着他,身后的尾巴晃的几乎要有残影了。而另一个小混蛋——康纳,微微歪着头,似乎是在等待他的回应,汉克叹息一声:“得了,上车来,回家了。”




康纳头上的蓝灯转了一圈,然后露出一个微笑:“好的,副队长。”




“你今天没去警局,去哪儿了?”




“我去找卡拉小姐咨询了一点问题……”康纳回答的有点不走心,“副队长,关于今天早上……”




汉克的手一抖,车子差点滑出行车道,他咬牙切齿:“闭嘴,康纳,他妈的闭嘴。”




一时间车内只有后座相扑睡着的呼吸声,康·永远不听话·乖巧不到一秒钟·纳开口道:“我认为那是正常的生理活动,长时间没有性生活对您的身体……”




“康纳!”汉克怒吼,“你再多说一句话我就让你亲自体验一下!”




康纳侧过头,平静而茫然的看着他:“什么意思?副队长?”




汉克:“……算了,没什么。”




“如果您想和我发生……”




“shut!the fuck!up!!!!”




“……”












3










马库斯很忙,虽然起义已经过了一年,仿生人和人类的关系也走上正轨,但耶利哥仍然存在,并成为了仿生人权利组织。这种情况下,作为领袖自然有很多事情要处理,但他仍然能抽出空来给卡尔做早餐,陪卡尔出席晚宴,完全不在乎其他客人看到这个在电视里频频出现的仿生人领袖是个什么心理活动。




晚饭聊天时,卡尔把康纳的事讲给了马库斯,并提醒他多注意仿生人的感情问题,毕竟他们和人类的感情理解相差甚远。




马库斯把这件事告诉了诺丝,诺丝在聊天的时候无意间透露给了在警局管理资料库的仿生人珍妮……一传十,十传百,不消几天,仿佛全底特律都知道了警察局的安德森副队长和他的助手,异常仿生人康纳有一腿。




而当事人——汉克一无所知。




所以当他出完任务回到警局,收到了艾伦迎面而来的一个白眼——难怪这家伙老是护着他的那个仿生人。




汉克:“???”发生了什么?




杰弗瑞还专门把他叫去谈话,中心思想大概是要对康纳好一点。坦白讲,这不是第一回了,汉克十分明白那个长得好看的塑胶小混蛋有多么讨人喜欢,特别是在仿生人解放后,有那么段时间——那段时间还来不及给康纳安排办公桌,汉克的桌子上堆满了送给康纳的花,其中还有几张卡片上明显是男性署名。当然,这些卡片和鲜花的下场自然是垃圾桶。




但是这次的谈话又有点不一样,汉克总觉得杰弗瑞话中有话,他出了办公室看见等在外面的康纳又被几个来找茬的围住了,他挑起眉,整了整夹克后走过去。




康纳有些无措,他现在可以还击对他动手的人类,但却不知道要对这种口头攻击该怎么办。




“你这个塑料做的……”




“嘿!”汉克喝止了他们,“住手!”




老警官一把抓住仿生人把他拉出人群,一边对那群人皱起眉:“约翰?怎么是你?”




领头欺负康纳的人叫约翰,是汉克一手带出来的年轻警员,和他关系一直都不错,现在居然也跟着一起欺负自己的搭档,汉克觉得有点生气。




约翰看到汉克后似乎要说什么,但只是愤恨的瞪了一眼康纳后转身走了。




汉克郁闷的看着康纳:“你还好吧?别在意他们的话。”




康纳眨了眨眼睛,并没有什么低落的情绪,他说:“他们说我是靠爬上您的床才成为第一个仿生人警员的,这是什么意思?”




“……”汉克现在很想把那群小崽子抓回来挨个揍一遍,“他们在胡说八道,别在意。”




“可他们并没有说错,我的确曾经爬上过您的床。”




康纳说的是前两周,因为相扑把康纳房间的床腿咬断了,汉克又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高大的仿生人缩在那张小沙发上,只好让他和自己暂时睡几天。但是单纯的睡觉和“睡觉”之间的差别,汉克真的没办法解释给康纳,所以只好无力的扶着额头:“别说了。”




本来发火还能让康纳听话一点,但这小混球和他相处久了后变得越来越不怕他,汉克也只好自食苦果。唯一的好处是,他发火的频率越来越低,身体倒是越来越好——这和康纳每天给他准备的健康“草”食也分不开关系。




这种“全世界都知道点什么只是他不知道”的情况并没有持续太久,汉克终于在吉米的酒吧了解到事情的全部。也谢谢那群看到汉克就围上来恭喜他终于上了自己仿生人搭档的醉鬼,汉克听到这句话后差点把威士忌呛到肺里。




半夜依旧是康纳来接醉成烂泥的汉克,在康纳的坚持下,每天的醉酒时间变成了一周一次,甚至一个月一次。




他搂着人类沉重的身体,前段时间康纳去做了全面的感官升级。此时能很清晰的感觉到汉克带着酒精的气息往他脖子里扑,这让他有些不适应。




“副队长?你还好吗?”




“闭嘴……”汉克打了个酒嗝,“……你这仿生人混蛋,害得我……”




康纳没有听到他后面嘟囔的什么,觉得有点委屈:“您说过不会再骂我。”




汉克的大脑艰难的运转,感觉自己好像真的说过这句话,于是他豪迈的伸出手捣乱仿生人一丝不苟的头发:“抱歉……呃,我喝多了……嗝,有点生气。”




康纳没管自己乱糟糟的头发,反而问道:“出了什么事吗?”




喝醉了的人类一点犹豫都没有的把自己刚知道的给说出来了:“居然传我的谣言……这群混蛋……”




康纳停住了脚步。




汉克不明所以:“怎么了?”




“那不是谣言。”












4










“汉克·安德森,”康纳看着他,棕色的眼睛在灯光下十分明亮,他的led灯渐渐变黄,“我对你,的确另有所图。”




“……”汉克的酒被吓醒了。




两张脸近在咫尺,他甚至能看清仿生人卷翘的睫毛在轻轻颤抖。




康纳的脸压下来:“您可以推开我。”




汉克的手搭在康纳的肩膀上,看着越来越近的led灯转着红色的圈,始终没能用上力。




仿生人不需要呼吸,轻而易举的就把人类吻到快要窒息,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汉克不得不用尽力气才推开康纳。




他擦了擦嘴巴上的口水,一脸黑线:“你他妈抱那么紧,根本就没想让我推开吧!”




异常仿生人露出微笑:“您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操!”










5








第二天,康纳在警局再次遇到了约翰,对这位曾不友好对待他的警官,康纳露出了友善的微笑:“汉克永远喜欢我。”




约翰:“……”




旁边同事拦住了要冲上去揍人的年轻警官:“他很贵的,别冲动啊!!”




康纳理了理衣领,带着胜利者的姿态离开了。




今天的康纳也是个切开黑呢。














FIN

















评论
热度(1406)
© 一桶 | Powered by LOFTER